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爆炸部 >

安徽村部爆炸案村庄:低保人曾被“并”成低保户

归档日期:05-31       文本归类:爆炸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王谋说,有的家庭虽然超过低保线,但还是很困难。孩子上学花销特别大,家里有病人,出院后还需要补充营养,如果不照顾的话都会引发矛盾。另有当地人士称,有的不满则是因为村民对低保的认识,“没觉得吃低保‘不好听’,觉得是国家给的福利,为什么我没有。”

  上述金渡村一村委称,“一碗水端平”实在太难,将家境好转的一位村民取消低保后,被骂了4天。村民多少都有些困难,对于有些人,会给个低保“从思想上安抚一下,最多也不会超过1000元钱。”他说,享受低保者都有“原因”,原来生病但是好转后没退出来的情况可能存在,但是家里有楼房有汽车还吃低保的,“没有!”

  北青报记者在采访中部分印证了上述情况,但若把低保产生的矛盾皆归结为政策掣肘和村民的认识,也有不妥。

  据北青报记者调查,金渡村爆炸案中受伤的某位村干部的哥哥和弟弟,2013年均享有低保。其弟弟在外打工,两个女儿也在读书,弟弟身体不好,一些村民表示出了理解。但他的哥哥身体不错,其儿子、儿媳、女儿均在外打工,在村民看来,日子“好得很”。

  另一单身村民享有低保,被村民认为其哥哥与“村干部关系好”,因为家里兄弟多,在所属片区有影响,能支持村里的工作,包括选举。不过这种说法被该村民哥哥否认,称低保是因家庭困难。

  离任村干部享受低保也引发村民不满。北青报记者发现,金渡村一家有房有车的家庭也有人享受低保,该“低保户”说,父亲生前是离任村干部,低保是作为离任村干部的补贴。去年3月该村干部去世,其家人被照顾了一年低保。该村另有3位在世的离任村干部也享受低保。

  据公开消息,枞阳县根据村干部离任时的岗位和年限发放津贴补助。补助标准本着“量力而行”的原则,资金由所在乡镇、村两级按一定比例共同负担。

  “我也不好意思,”另一位享受低保的离任村干部告诉北青报记者,几年前有政策要对离任村干部补贴,但乡财政没有钱,就给了他一个低保名额。曾有人提出过老干部吃低保的问题,但有人说“县里有文件”。

  “县里有文件”的说法遭到枞阳县民政部门官员否认,他称是“个别”情况。1984年之前退下来的村干部,一直没有任何补偿,县里曾允许同等条件下优先给困难离任村干部低保,可能有的没把握好“同等条件”这个“度”。

  枞阳县民政局2013年3月份印发的《关于2013年农村低保动态管理工作的通知》,“对违规纳入农村低保的原村干部要及时整改。” “优亲厚友、干部亲属违规‘吃低保’的现象”也被要求纠正。上述枞阳县民政部门官员称,现任干部及其亲属确实有经济困难需要享受低保的,需要到县民政部门备案。

  北青报记者发现,5月27日之前,金社乡已公示或正在评议的部分村庄享受低保人数,较2013年的最终低保人数大幅下降:长溪村从去年的151人减至不足百人;金渡村从去年的151人减至90多人,枫冲村从去年的124人减少至80余人,鳌山村从去年的73人减少到不足40人……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说是没钱……钱少就少发一些吧,多给几户,要不工作更难做。”一位村委会成员告诉北青报记者。

  不过枞阳县民政部门官员5月底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称,低保人数下降属于正常的“动态管理”,去年全县减少了近1000人,2014年预计会减少4000人左右,减少者主要是低保线边缘人群。

  无论是政策原因还是村民、村干部个人因素,“有钱人吃低保,穷人没低保”,已成为许多村民的看法。但对于2014年的低保评选,许多村民表示“比较公平”。金渡村某组小组长李文(化名)说,“绝大部分让人信服”。

  金渡村有4000多口人,分5个片区、32个小组,李文作为村民代表参加了评议。他回忆,金渡村参加村民评议有30多位村民代表,进入村部会议室都先登记姓名,对低保名单上的人,认为符合条件的画钩,不符合的画叉,评议不记名。评议开始前,一位村干部还特别强调,今年和往年不一样,“不合条件的绝对不能给”。

  在金渡村众多村民的印象里,以前谁享受低保都是“村干部说了算”。分布于三个片区的5位小组长向北青报记者表示,这是他们第一次参加村民评议,以前也没听说哪个村民小组长去参加,“没看到公示”。

  “往年也有村民评议,范围没那么大,”上述枞阳县民政部门官员称,依规定,参与评议的村民代表人数至少是村支“两委”人数的两倍,金渡村的情况需要至少9名代表,“可能他们随意找了9个人”。而今年各个村的民主评议都是“扩大”会议,低保对象的“三级公示”中,末端的公示也将变为“常年公示”。

  2014年县里对各村村民评选环节的重视,有村委称是因为“其他村”的村民去举报。对此,枞阳县民政部门官员承认和群众的反映有一定关系,但群众的问题限于“(家庭)情况差不多,别人有低保,他们没有。”

  金渡村村民的抱怨,也不仅仅是往年的低保,个别村干部遭到尤为强烈的质疑。北青报记者问一些村民,遭质疑的村干部已连任几届,既然民众不满意为何还能接连当选?有村民称其是“混混”,惧怕对方“有势力”,有人答“选谁不是选,干嘛得罪他”。

  也有当地人士没有特指地提供了村民代表评议中出现的另外一个侧面:村民在外务工挣钱,与己无关的事情没有积极性,有时要组织村民代表开会,还得允诺管饭或者给包烟。

  吴友生的大嫂陶芳年也在2014年金渡村低保名单中,她和其他人在今年4月份接受村民代表评议时,吴友生正在为自己被打伤讨说法。

  吴友生的妻子吴小五(音)说,打架双方及被指指使的村干部曾到村部协商,未果。吴小五还陪吴友生先后到安庆市政府、枞阳县政府上访。诉求包括3万元的赔偿、惩罚指使打人的主谋,但“这两个一个都没有解决。”金社乡派出所所长吴友忠称,经调查,没有证据证明村干部指使打人。

  吴小五说,吴三把被鉴定为“精神病”,他们认为这是村干部找人“作假”。吴友生感觉“没处说理”,在家整日躺着,头疼,也没法干活。吴友生还和她闹离婚,暴躁时说“把你踢出去”,“他从120多斤瘦到八九十斤”。

  吴海生说,5月5日左右,吴友生去常州处理在那里打工时购置的物品,还托自己将病历等物品转交给吴友生的儿子。事后从这些物品中的信件中得知,吴友生那时已有搏命之意。“领导我不甘心,地方上有权有事(势)有钱就买到一切,我把老伯信(帮老百姓)除掉四害和他们同归如进(于尽),有高级领导来查才有真相大白,吴三把在我家说是村干部叫我打你……”

  5月16日当天,村民老吴看到吴友生先是骑着电动车出去,折返后又拎着一个黑色的包急匆匆地走过去。没多久,老吴听到爆炸声。

本文链接:http://ayeibithao.com/baozhabu/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