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爆炸日 >

响水爆炸十日祭:养蜂人一家的逃生迷茫和希望

归档日期:06-03       文本归类:爆炸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3月21日,在江苏盐城的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原名陈家港化工集中区,以下简称“工业园”),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截至3月25日16时,爆炸事故已造成78人死亡。

  我们所记述的养蜂人一家曾居住在离化工园咫尺之遥的王商村,期间亲历了2007年、2010年不同程度的爆炸事故,以及2011年的“乌龙”大逃亡。

  2017年6月搬迁至两三公里外的王商新村小区。他们还是没能免于恐惧,新建的房屋被震裂,即便在事故次日逃到20多公里以外,表面看着风平浪静的男人,还是透露着焦虑:“万一爆炸导致电杆、路灯砸下来,怎么办?”

  爆炸过后,一家人圈定在化工园周围的生活却仍要继续,他首先希望的,是不要再有下次。

  45岁的王商村村民王贵芳已面露倦意。前一天,她家附近的化工厂发生爆炸,一家人驱车十几公里到黄海边,在车里“睡”一夜。

  此时,她看了一眼玻璃被震碎的房间,把床上的被子抱到沙发上,再拉上客厅的窗帘,准备带着女儿在沙发上睡。从客厅出门会更快一些。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王贵芳接完电话,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边拍醒睡在边上的女儿,一边说“走、走,到外面去,家里不安全……”

  这是响水“大爆炸”后的第二晚,326省道上拉起了警戒线,民警在灯光下有条不紊地指挥来往的车辆,空气中有一股刺鼻的化学气味。

  王商村,这个有四千多人的村子,距离爆炸核心区江苏响水天嘉宜公司约两三公里。3月21日下午大爆炸过后,有人望着一片狼藉的家,考虑离去;有人低头打扫一地的碎玻璃,不知何去何从。

  这不是他们家第一次逃亡,2011年“万人大逃亡”,邵宏嘉一家也跑到海边过了一夜。

  王贵芳记得,那时候,她小女儿才一岁多,听到要爆炸的消息后,她拉着儿子,背着女儿就往外跑。那时候,他们家跟化工厂隔一条马路,约100米远。

  消息传来,整个响水的人开始逃跑,陈家港镇的人往响水县跑,响水县的人往盐城市里跑。

  挨着王商村的草港村,有一位老人过世了,当时家里正在办丧事。夜幕降临时分,大家刚吃完晚饭,人群中有人接了一个电话,听到“工业园要爆炸”的消息后,上百人一哄而散,只留下一个孝子守着老母亲的遗体。

  “乱成一条,大家都在跑,有人往东,有人向西。”邵宏嘉说。路上湿滑,慌忙中,有人把车开到河里去了。

  当时,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一次乌龙事件。几个小时后,看到爆炸没有发生,村民们又陆续回到了家。

  3月21日下午,王贵芳当时在家里,听到“咚”一声巨响,感觉屋子一下跳了起来,随后一声“巨浪”撞击过来,玻璃、门窗“哗啦啦”地碎了下来。

  邵宏嘉以为发生地震了,等他反应过来时,发现脸被玻璃划破了。3月21日14时48分,中国地震台网发布微博,在江苏盐城市响水县附近自动监测到发生了2.2级、3.0级左右地震,震源深度为0千米。

  王贵芳往外一看,园区方向浓烟四起。“快点走啊,化工厂爆炸了!”她对着楼上的丈夫喊,迅速跑到屋外的小马路上。

  一瞬间,村子里很多玻璃碎了,卷帘门歪了,甚至门窗、柜子都倒了……村庄被一股刺鼻的气味淹没,很多人从屋子里跑出来,接着是哭喊声一片,大家纷纷开始寻找家人。

  很幸运,邵宏嘉一家四口,没有人受伤,包括事发时在王商小学上课的女儿。邵宏嘉找到女儿,带上干粮和水,载上一家人,决定往东向海边跑——当天北风3~4级,气温5~12摄氏度。

  他一口气开了十几公里,很快到黄海边,把车停到空旷的海边,一家人心惊胆战地“睡”了一晚。

  王贵芳原本以为这天可以安心地睡一个好觉,但她接完电话后,来不及分辨线岁的儿子穿好衣服、鞋子,摸黑往外面跑。邵宏嘉跟在妻子背后,一把抱上沙发上的被子,说着“不要急,不要急……”匆忙地关上了家里的铁门。

  邵宏嘉说,妻子很担心,像是被吓住了,其实他累得不想跑,但是没有办法,他要为一家人考虑。

  他们决定去西边二十多公里的响水县城,但邵宏嘉仍然忧心忡忡——城里电缆多,车子停在路边,“万一爆炸导致电杆、路灯砸下来,怎么办?”

  王贵芳犹豫再三,最后联系了县城的一家远亲,决定去对方家借宿一晚。此前,一家人从未留宿过县城。

  邵宏嘉今年47岁,是陈家港镇立礼村人。1999年,27岁的他经人介绍,与邻近的王商村姑娘王贵芳结婚。

  那时候,王商村五组是一片宽阔的田地,每到春天,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苕子花,是养蜂的理想之地。很快,他们在301县道边修建了一栋平房,买了15只蜂箱,开始养蜜蜂。

  第一年,他们在家里养蜂,让蜜蜂采了两个“花季”的蜜:一个油菜花,一个苕子花,大约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们一年赚了一万二千多块钱,那时候,上班工资才几百块钱一个月。

  2001年,夫妇俩的儿子出生了。在家里待了一两年后,夫妻俩把儿子托付给老人,开始带着蜜蜂去外地采蜜,他们去安徽、江西、山东……一去就是好几个月。这样一年最多可以采五个花季的蜜。

  最多的时候,夫妻俩养了140多箱蜜蜂,每箱有一百斤蜜蜂,一年下来,有七八万块钱的收入。

  陈家港镇,这座位于灌河入海口的港口小镇,自2002年成立陈家港化工集中区(后改名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后,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化工企业入驻,至今聚集了约60多家化工企业。

  起初,邵宏嘉不以为然。直到2008年,一家名为“正翔硅业“的化工厂建到了他家对面。

  两三年过后,邵宏嘉每次带蜜蜂回家,就会发现“很多蜜蜂莫名其妙地死亡”。王贵芳在家附近走动,能闻到刺鼻的化学气味,偶尔听到一两次“轰隆”的声响。她开始怀疑,家乡可能受到了化工的污染。

  周边的村民记得,一开始,化工厂招的多是外地人,后来,村里很多人也进了化工厂,包括邵宏嘉的姐夫,他们从一个月几百块钱工资,到后来涨到一千块钱、两千块钱、三千块钱……

  十年前,同村村民杨艳进了一家化工厂,看着工业园发展变化,村庄很多新楼随之拔地而起,一些外出打工的人也选择留在家里进了化工厂:化工厂上班虽然工资不高,但方便他们在家里照顾小孩。

  据响水县人民政府网站数据显示:2018年,响水县GDP为349.86亿元。而在2010年,GDP为125.3亿元。其中,一产、二产和三产的增加值分别为27.3亿元、62.2亿元和35.9亿元。

  自“工业园”成立以来,发展的阵痛就接踵而至:2007年11月27日,园区内的江苏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爆炸,致8人死亡、5人受伤;2010年11月23日,江苏大和氯碱化工有限公司发生氯气泄漏,导致该工厂30多名员工中毒。

  接连发生事故并非偶然。国务院3·21响水爆炸事故调查组事后也指出,“江苏省一些地方和企业在吸取过去事故的惨痛教训、改进安全生产工作上不认真、不扎实,走形式、走过场。”而江苏省委主要负责人也表示,事故深层次看,是监管中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酿成的苦果;根子上看,是发展理念出现偏差带来的后果。

  邵宏嘉回忆,2010年6月,园区内另一家化工厂发生燃爆,他养的140多箱蜜蜂遭遇了灭顶之灾。爆炸发生几分钟后,蜂箱里外到处都是死蜜蜂,“密密麻麻的,一层又一层。”

  家里的铺面只有几平米大,在301县道边,主要卖本地汤沟白酒和一些啤酒,汤沟酒从几十块钱,到几百块钱,有几十种品种。这些酒主要卖给园区的人,偶尔村里的人,或者过路人也会买上一两瓶。

  2002年,自陈家港化工集中区成立后,邻近的村子里土地陆续被征收了。家里没有了土地后,村民们吃的大米和蔬菜都要买。

  家里开销大,而酒生意并不好做,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邵宏嘉每到采蜜的季节,会从养蜂人手中收购一些蜂蜜卖。虽然利润不高,但也可以赚一点钱。闲时,他去水沟里钓河虾卖,给女儿赚一些零花钱。

  2014年6月,13岁的儿子初中没毕业,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出现幻听、幻视、暴力倾向等。邵宏嘉和妻子借钱带他到盐城、南京等地治疗了3年,都不见好转,最后只得在家寸步不离地照顾儿子。

  有时候,儿子心情不好,夫妻俩必须小心翼翼,避免他在家里摔东西、破口大骂。

  2016年,王商村五组因靠近化工厂,被划进了拆迁范围。次年6月,邵宏嘉拿到了40万拆迁款,带着妻子、小孩,离开了这个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家。他既失落惆怅,也有期待憧憬。

  他们和二十几户村民被安置到约三公里外的“王商新村”。邵宏嘉花二十多万,新建了一栋小洋楼——两层楼,一共两百多平米,旁边还有一间车库。

  3月21日下午14点48分,化工园区内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第二天上午,盐城市市长曹路宝在新闻发布上通报:截止当天上午7时,爆炸事故已造成死亡44人,危重32人,重伤58人。

  两天过后,国务院3·21响水爆炸事故调查组指出:事故企业连续被查处、被通报、被罚款,企业相关负责人仍旧严重违法违规、我行我素,最终酿成惨烈事故。

  虽然邵宏嘉的家里没有人受伤,但新家住了还不到三个月,房屋被震得一片狼籍——玻璃碎了一地,有些门窗也歪了。

  据“盐城发布”微信公号公布,截至3月26日18时,全市11个县(市、区)修缮队伍251家、施工人员4419人、施工机械875台(套)全部进场,计划月底前门窗全部安装完毕。

  邵宏嘉很迷茫,也曾想过逃离这个地方,但在县城买个80平方米的房子起码要五十万,他没有技能,又拖家带口,只能留在原地。他看新闻里说,这次爆炸是工业园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那些关于“淘汰落后产能”、“转型升级”的表述,他不太懂,他只希望不要再有下次。即便回不到养蜂的那段日子,他至少想挣脱眼前的惴惴不安。

  3月22日深夜,患病的儿子躺在陌生的沙发上,闭着眼睛,唱起了张雨生的一首老歌《大海》——

本文链接:http://ayeibithao.com/baozhari/38.html